纳米比亚德国志工报导-第三部份 关怀中心收养孤儿过程

在十月份时, 我有机会于ACC纳米比亚社福员Martha Gaingos在她筛选符合资格入住的院童过程中陪伴. 小孩的父母或是监护人, 可以向Marttha连络然后说他们的小孩想住进中心.所有的申请表格将会根据区域收集后分类, 而申请必须在10 月底递出。 .

接下来几周Martha 和署理院长(或其他观察者)将会到申请者家中,对于他们的实际生活环境及小孩做进一步的了解. 目的是为了能够筛选最迫切需要得到帮助的小孩, 主要的对象则是丧失双亲及单亲的孤儿. 在前往拜访家庭之前, 必须先确定他们所说的语言, 因为并非所以的住民在纳米比亚都会说英语或非洲语. Martha 自己本身也会说Damara 方言, 然而却还有更多的地方方语. 因此, 有时必须要有一个懂得沟通方言的人一起前往.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 院内的保母会被选上, 因他们是出身于各种不同的部落族群.

下一个挑战则是, 找寻出提出申请案却住在极度贫穷区的申请者。有些部落甚至是违法且未有登记戸口. 要找出他们除了难度很高而且耗时甚久. 经过了我们冗长的寻找, 我们终于站在一户破旧铁皮屋前. 有些就算不是孤儿的小孩,其生活一样是非常的贫困. 一般而言, 父亲在母亲怀孕时就离去的情况稀松平常, 而且母亲得不到仼何的支助. 再加妇女们大都没有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条件就显得特别困难。 .

在拜访的过程中, 关怀中心会详细介绍各种可能和特殊之处, (例如中文课程的学习).父母或是监护人应该对于是谁看顾他们的小孩要有所了解. 他们可以就此提出问题。接着Martha
会根据问卷对父母询问包含小孩的心理及身体的健康状况, 他们的生活周遭及看护人家中收入来源等问题, 最后再为小孩及现埸周围环境照相记录.

当家庭访视的过程结束之后, 委员会的成员包括署理院长, Martha, 观察员及保母/ 翻译者, 会共同决定最后能够免费于中心就读的小孩. 于2018年将会有40个空缺名额, 至今却已有超过百位的申请者. 在12月份时, 父母们会收到通知, 得知他们的孩子是否属于幸运儿之一.

整个遴选过程非常秏费时间与精力,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因此抱怨, 大家反而是一再地强调此过程的重要性.

我今天的主要访谈对象是 Martha Gaingos, 她是位社工, 今年58岁, 纳米比亚人, 母语是 Damara.

问: Martha, 你是何时开始在阿弥陀佛关懐中心工作?
答: 从2016年6月.

问: 家庭访视的依循准则有那些?
答: 我们最主要的对象是孤儿及单亲孩童, 若是申请者符合此条件就俱备了百分之一百的资格. 然而却还是有很多的申请案, 并非符合此要求. 在此情况之下, 家庭访视协助我们能够筛选出那些孩童确实最需获得帮助的. 有些䅁例可说是极度贫困, 他们的父母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缺乏– 甚至连水都没有。有些小孩则处在被施暴力的成长环境. 在这种情况之下, 我们会尽可能将这些申请列入考虑.

问: 除了家庭访视外,你还负责那些工作呢?
答: 我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孩子们都能够健康地成长. 我要确定他们在中心有好的照料, 譬如说保母是否善待,老师们不会打孩子. 我随时与所有的孩子保持互动, 观察行为是否异样。若是有察觉任何一个小孩不快乐, 我会试着找出原因并提供解决之道. 我会直接和孩子们谈话, 让他们知道, 当他们有任何的事情或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问:, 就改善儿童的情况,纳米比亚政府是否有做出任何的努力?
答: 很少甚至是没有. 幸好阿弥陀佛关懐中心在此得到政府颁发的许可,来进行工作. 假若不是有阿弥陀佛关懐中心及类似的组织, 孩童们的情况一定会更悲惨.

回到家了! (ACC 德国志工 Beatrix 心得分享)

Teile diesen Beitr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