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Caspar Wahl-vom Bruch发布的文章

四月份两个活动讯息

亲爱的 ACC 朋友们大家好,

希望大家复活假期都很愉快!

在这里和你们分享四月份两个活动讯息:

1. 4月8日周日下午两点在ACC 德国会所
14:00 -15:00 学佛三要
15:00 -15:15 小憩
15:15 -16:00 诵金刚经
16:00 -17:00 简餐
17:00 结束
本活动仅用中文进行,不便之处请见谅。

2. 4月22日周日下午两点在ACC德国会所
讲题:气功在中国的产生与发展
主讲人: 孟凯医师
14:00 -15:30 专题演讲
15:30-16:00 提问
16:00 – 16:30 茶点
16:30 结束
本活动会以中德文来进行。

期待大家踊跃报名参加!

ACC 德国团队

敬邀 --- 合一养生功---

侨团志工陈黎黎、林汉彬因缘际会下在台湾认识了国际合一太极气功回春养生功健康推广学会。
去年十月返德后开始跟身边许多的好友们分享这45分钟的合一回春养生功及16分钟的呼吸气功。
原本汉彬右手因有疼痛感无法全部举起,在练了两个月后,可以举起且不再疼痛了。
黎黎在拍打了四个月后,感觉通体舒畅、精神变好且肩膀也不酸痛了。上个星期六邀请ACC理事
宋慕平大姊来家里认识养生功,她练完后如获至宝。慕平大姐想要将这份健康的爱心推广给
ACC协会的友人们认识,希望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一同来了解。

活动日期:2018年3月25日 星期天

活动流程:
13:00-13:15 合一养生功的介绍,暖身+弹抖及经络拍打
13:15-14:00 合一养生功的练习
14:00-15:00 休息+分享交流
15:00-15:20 合一气功(呼吸法)

地点: ACC 会所(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德国协会)
Sedanstr. 1
40217 Düsseldorf

以下为当天会用于练功的「2017 合一回春养生功」youtube连接,
大家可以先在线上看具体细节的穴位以及知识当天会有志工在场协助大家。
2017【合一回春养生功】示范影片

有兴趣的朋友们请跟陈黎黎报名 chen@jj-computer.com 手机 0171-4970557.
也请要来参与的朋友们可以身着/携带利于伸展的轻便衣物以及鞋子,擦汗的毛巾,方便练习。

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2个月志工心得(简称ACC 纳米比亚) Beatrix von Eycken 报导

2018年2月18日在杜塞道夫
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德国协会春节聚会专题演讲

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2个月志工心得(简称ACC 纳米比亚)
Beatrix von Eycken 报导

抵达

在2017年的5月份我在波鸿参加Dhammadayada莱茵鲁尔协会举办的浴佛节法会上遇到了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德国协会的戴炳辉会长,当时他向我提及到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在非洲的工作时,令我感到非常心动,心动到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继续碰面详谈,而在2017年9月21号这一天我起身飞往了位在纳米比亚的Okahandja, 开始在那边两个半月的义工之旅。

抵达时是关怀中心署理院长陈敏如亲自到机场来接我,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些沟通。我于清晨6点30分抵达, 换句话说她肯定是得更早就出发前往到机场来接我;当双方热情地打过招呼后觉得肚子有点饿, 所以就决定在机场用早餐。当陈院长跟我说希望我能够在办公室协助人事资料管理建档时,其实我神识还没有来到纳米比亚,脑筋里以为将会被分配到削马铃薯以及整理被褥的工作; 在这期间整个机场是处于停电状态,然而我显然并未意识到,这也许是一个好兆头。

之后我们启程前往关怀中心,车程大约是90分钟,延途中看到的几乎全是草原;我们经过了 Okahandja, 一个俱有26000 居民的邻近城市。再开约17公里后,逐渐看到了座落于大草原中的拱型中心屋顶 ;很快地我意识到我对整个中心面积的错误概念,因为这里实在是很巨大!

我们于中午时分抵达,正好是工作人员及小朋友的午休时间;宁静与热气是我直觉的第一个感受,偶尔会听到过往的车声,否则就只有蝉呜声与鸟声。经过了几天,我意识到蝉鸣与鸟叫竟是如此的大声, 在这里我感觉到缺少的自己一向所熟悉的噪音: 那就是车声与飞机声。

在2017年底于整个院区有一个仓库,一个大餐厅,在餐厅里面隔开的一处是行政区;接着有功夫大厅,佛堂,员工宿舍,还有教室以及给院童和保姆用的寝室区。在院区的最后方有太阳能发电设备,提供给中心电力来源,让院区不必依靠电力公司就能够独自生产电力。

我被带领到了我的房间: 床、柜子、桌子、椅子,空间宽敞又明亮, 非常实用。在这栋两层楼的建筑女生住楼上,男生则住在地面层(因为蛇及可能的小偷侵入),夫妻则是住在另外一栋建筑物,那边的空间稍微大一些。

供水有限,就在前往中心的途中陈院长已向我提及过;在那当时我不敢多问,到底那意谓着什么。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每天只有一个小时是供水时间; 也就是晚上7点到8点之间, 在这一个小时内大家必须将所有的器皿装满水。而这些备份水得在接下来的23小时用于打扫、清洗及冲厕所等等… 过滤后的饮用水则是全天候都有足够的供应。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后我起身前往办公室,没来得及洗澡;陈院长带领我四处参观院区,同时认识当地和来自亚洲的同事们,接受大家友善与热烈的欢迎。

日常流程

2017年底中心里共有54位院童,11位来自各地不同国家的员工以及24位纳米比亚当地员工;一部分住在中心,另外一部分则住在 Okahandja。

中心住民的一天开始得很早;院童门首先在佛堂做完早课,之后到功夫厅开始第一个运动。 6点40分用早餐(礼拜天则是7点), 午餐时间是12点 ,而晚餐则是傍晚6点。用餐时大家都很安静,仅仅听到的是努力用餐时碗筷碰撞的声音;晚餐用毕后, 住在中心的成人有些和小孩们一起玩游戏,有些则是处理他们自己的事情。晚上7点院童们,8点大部分的成人们也都会回到自己寝室。在这里无线网路是一个大问题,所以要看影片或者是上网几乎是少有的可能,大家因此就早早上床。我的房间正好就在佛堂的对面,清晨时我是被院童们的唱诵声唤醒的, 这世界上没有比此这个更好的叫醒方法。

厨师Julie 和她的工作团队,以及照顾院童的保母们的一天早在早餐之前就已经开启了,其他大部份员工的一天则是早上8点开始;就在这个时间,巴士从Okahandja 载来的员工抵达中心。午餐之后院童及员工们有午休时间,然后大家再继续工作到大约傍晚4点钟;不住在中心的当地员工, 会在傍晚4点左右被巴士载运回去; 只有极少数的人买得起车子,公车在此并非属于大众交通工具,在这边几乎是不可能有的。通常不同公司的员工们会自己组织起来共同租赁巴士,然后一处接一处地四处接人;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希望能够为他们的员工改善这样的情况,自己安排交通,这对于当地的员工实在可以省钱又省时。住宿在中心的员工们会和院童们一起用早餐及晚餐; Julie 和协助她的团队每天会为来自海外的员工准备亚洲餐,并且也为院童和纳米比亚本土员工准备当地菜肴。

礼拜六上午仍旧是工作时间;午餐之后开始自由时间,大家可以清洗自己的衣物(没有洗衣机), 观看邻近养的牛与山羊经常走失来到中心内, 和同事们一起下棋盘游戏, 或者是打羽毛球。当大家在捐赠货柜里发现到这个棋盘游戏时,每个人心中都兴奋无比。

对于其他的工作人员,例如保母则有其特定的工作时间;她们在周末时也必须工作, 开始得早而且工时长。他们可以选择其他时间补休,但前提必须是可以透过有其他的同事来照顾院童;负责厨房工作人员的规定也是类似。

渐渐地习惯了这里不同的时间流程: 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然而那种很匆忙的感觉却消失了;所有生活一切都发生在这个固定的地方,没有长远的路途,大家该做的就是必须将自己的任务完成。煮饭、 购物、 安排休闲时间,这些完全没有必要。要嘛一来没有这个可能性,或者是已经有人替你做了 (如 Julie 准备 三餐),让人分神的电视媒体娱乐在这里几乎是没有。

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员工们会被分成两组,在星期天时轮流外出; 在这个时候大家会利用机会到 Windhuk 及 Okahandja 采购一些日常用品,或者到其他邻近城市探访。

ACC 纳米比亚收养孤儿- 录取评鉴过程

目前住在中心的院童是介于6岁到8岁之间, 评鉴过程是非常大费周章的; 小孩的父母或是监护人可以经由 SMS, Whatsapp, 电话或是邮件向关怀中心提出申请。所有的申请都会被回覆, 大约在年底时, 也就是在新的学期开始之前(每年的1月份) 署理院长以及当地社工Martha 将会到申请者家中进行参访;有时譬如需要有人翻译时,也会有其他的员工一起前往。在纳米比亚有11种不同的部落方言,并非所有的家庭都会说英语或非洲语,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就必须要有懂得沟通方言的员工一起陪同前往协助翻译。

直接参访孩子们能够协助中心对于他们的实际生活环境做进一步的了解。丧失双亲的孤儿们一定会被收养,而单亲家庭也通常会被列入。至于双亲仍在的孩童们,会根据他们的条件做整体评估: 例如他们的周遭生活环境,父母是否有工作,是否有能力照顾他们等等… 最后再为每一位小孩照相和做纪录。也就是会在所有的孩子都被拜访过后,然后才会做成决定;2017 年底有超过100位申请者, 也就是有超过100 个家庭必须被参访,纳米比亚之大和距离之遥远也就可见一般。

当学期开始时,关怀中心会前往接孩童们到邻近的医院做全身健康检查,所有费用由中心支付。之后就开始他们在中心的生活:当他们被收进来之后,所有的学校教育、文具用品、生活用品以及医疗都是由中心来承担的。如果有需要,也包括回程探望家庭, 因为每年会安排一到两次的回家探亲。在12月每学期结束放假之前,中心会邀请父母前来参加家庭日; 院童们于这时候会骄傲地在亲人面前展现他们学习到的跳舞、歌唱、舞台剧、以及功夫;亲人对他们孩子在中心的生活才能够得到了解。若是父母因为距离太远的因素无法前来参加,那么中心将会去接他们,并在活动之后送他们与小孩一起回家。

院童与学校

学校的课程是遵循纳米比亚当地的学制,从1-12年级。中心目前的年级正在扩展当中,到 2017年底有幼稚园、国小一年级及二年级, 在每一个新的学年将会增加新的级别。当地的老师负责教授课程,在征选老师时,一个特别被注重的一点就是老师要事先了解到院童们的背景状况。孩子们来自于贫困的家庭,经历过许多状况;他们带着问题、恐惧害怕及担忧来到中心,开始时经常会想家;这些都必须是要由有经验的教育工作者来协助辅导。为了确认老师的条件能符合,师资筛选是由当地纳米比亚籍校长共同来负责。

中心增设的其他课程也帮助孩童们早点进入状况; 他们很喜欢动,所以上功夫课,但同时也上禅坐训练。校长证实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孩童们就能够静下来; 为了提高他们以后更好工作机会,也额外上中文课程,这些课程则是由来自亚洲的老师们负责教导.

院童的日常起居

院童们和保姆住在一起,每位保母负责照顾8位孩子,在课外之余陪同他们;保母是孩子们的联系人,而且直接睡在他们的房间旁边,借此孩子们就不会独处。中心尽可能选择保母是与院童来自同一个部落, 如此一来可确保院童们不会遗忘他们根及语言(在学校会有英文及非洲语的课程, 而课程本身则是用英文授课) ,让他们学习认识自己的歌谣和舞蹈。几位院童睡在一个寝室,每间寝室都有书桌, 放衣物的柜子以及自己的一张床。

Martha 是来自纳米比亚的当地社工,她随时准备好为大家提供协助和问题的答覆; 她有着非常丰富的工作经验,是院童及员工们都可以信任的人。院童在任何的时间都可以去找她,假若保母们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也都可以前往寻求她的协助。

院童与佛教

佛教在纳米比亚几乎是不存在的, 当地居民大都是基督教徒,许多人很虔诚。 ACC纳米比亚是一个佛教的团体组织, 在生活上依循一些准则, 譬如说: 不食肉。佛教意味着, 尊重每一位院童自己的决定看自己是否向佛陀学习; 他们有一个机会认识佛法,在这里不会被劝导要改变信仰。 ACC的目的,是希望可以教导出懂尊重,有宽容心的人,让他们将来能够以更开放的胸襟来面对其他的文化和宗教信仰。 .

在这里每一位院童都必须要参加早晚课, 来学习伦理道德及禅坐; 署理院长非常注重到每位孩童的信仰需受到尊重,这样的包容也体现在这里,也就是并非所有来自亚洲的员工们都是佛教徒-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

捐款

在这里所有的一切生活支出百分之百是来自世界各地善心人士捐助的;每一天一个人吃饭的花费: 早餐2元纳币、午餐4元纳币、晚餐2元纳币, 15元纳币大约是等于1欧元;当我在那里时,中午大约有总共90个人一起用餐(其中包括了住在Okahandja 的员工)。目前规划的,是希望将来能够收容300位院童; 相对的这也同时意味需要聘用更多的员工,而更多的则是花费在员工工资,用地,交通,衣物等…
不仅如此: ACC纳米比亚同时也协助中心以外的一些纳米比亚社区, 提供了3处热食供应站,用粮食来帮助当地的居民。

当我在那里时,有一天来了个货柜,里面装满了各种的物品像衣服、调味品等等…,其中包括了一个乒乓球桌,那一刻着实让大家欣喜若狂。此外还有一些轮椅, ACC将这些轮椅送给有需要帮助的人的手上;其甄选过程,评定有如院童的遴选。大家可以提出轮椅需要申请,接着会经过个别审核;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体会到对捐助人所赋予责任的使命感,以及对物资的慎重处理态度。

道德主张

在ACC 纳米比亚的每一个人对于道德的崇尚, 可说是令人赞叹; 这不只是针对于对捐款的处理, 而是在大家每天日常生活的体现。比如在此人们不屈服于无所不在的贪污,大家遵守法律, 不会想要从中寻找漏洞。一旦错误发生,就会承认错误并改正; 在德国的社会中,我们经常讨论到如何正向地面对错误, 而ACC 纳米比亚在这里做到了。

当地实际状况

在一个四处充满着贪污的国家,道德主张被高举着。我来自于德国,对何谓贪污存在于每天的生活中我并无法想像; 直到有一天,我读到一封从当地某个官方机构对于提供服务要索取费用要求的简讯时, 我才真正理解到, 原来在这里没有真实的安全可言。

就连计画安全保障,也是一个很难的课题。譬如说: 由于缺乏经费,在2017年公立学校上课的周数被缩短了两个礼拜,因为政府无法支付老师的薪资。由于ACC 也是遵循当地学校体制,所以也必须同样地缩短课程,许多计画因此必须被迫临时改变。
即使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纳米比亚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在这里失业率高,介于25%到30% 之间。城乡之间的距离非常遥远,每当ACC在当地报纸刊登要聘请清洁人员的职缺时,就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求职申请; 前来参加面试的人通常要经历一段非常漫长的旅程,因为在这里几乎没有公共交通工具,所以他们只能利用任何可能的搭车机会,想办法来到这里。有人曾花费三天的交通时间,为的是能够来到中心参加面试,在出现时还得整齐清洁;有时面试时间不到30分钟就结束, 因为针对清洁工作一职,当来应征者体重过重,或者是本身有膝盖问题而行动不便,那么承担清洁工作就失去意义。这些人也察觉到了,首先来临的是失望,然后一阵安静;眼中热泪盈眶,轻声地说 ” 只要能够有份工作,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 然后悄然离去。穿着最好的衣装,用可能是她们身上最后的一点钱, 步上漫长的归程。

由于当地的高失业率,使得来自于国外的组织机构,很难将国外的员工聘请入纳米比亚,为的是保护当地员工就业机会。因此要拿到工作签证就特别地困难,就算义工也是一样;当地政府不希望义工用无偿方式,来夺走他们居民其他就业机会,迫使他们要再去寻找薪资更低的工作机会。然而来自国外的人当然会带来专业技术,而如何从中求取平衡实属不易。

国外员工的自我期许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国外的员工愿意来到纳米比亚? 他们并非每个人都是佛教徒,有些还很年轻,大部分是40岁以上,也有超过50岁的。新鲜刺激的生活是没有的,工作却有一大堆;有时甚至一个礼拜7天都在工作,而且中心远离娱乐场所。一起去喝瓶啤酒或是购物? 完全不可能。这里没有电视, 若是有人想透过笔电上网看部影片,也会因收讯不稳而作罢。唯一一次我在这里经历过最刺激的一件事,就是在隔壁农场有人发现然后宰杀的一条长达3, 8公尺的巨蟒; 除此之外,经常会有牛羊走过来,增添生活乐趣; 水源匮乏,生活不易啊。

为什么大家愿意承受这一切,来到这里工作? 我问了几位当地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回答则是: “为了行善”、 “为了支持慧礼法师”、” 行善不落人后”。

简单个人结论

该用那一个形容词来描写我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 不容易。但是要我一定选出来的话,我想应该是用 “丰富的”。并非所有都是美好,而且经常困难重重;语言沟通障碍,文化差异,以及经常会有的寂寞感。

在这里学习到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不会分心,无法跳离现实环境; 必须和大家互动, 而且一再又一再;学习到不应该过度表现自我情绪,因为第二天大家还会再碰面;在这里无法选择不碰面, 因为没有其他的娱乐可供选择。人变得谦虚,简单知足;确认到物资虽少但其实也都还够用这点,并体会到是处在一个大家都彼此互相照应的团体中。

纳米比亚德国志工报导-第三部份 关怀中心收养孤儿过程

在十月份时, 我有机会于ACC纳米比亚社福员Martha Gaingos在她筛选符合资格入住的院童过程中陪伴. 小孩的父母或是监护人, 可以向Marttha连络然后说他们的小孩想住进中心.所有的申请表格将会根据区域收集后分类, 而申请必须在10 月底递出。 .

接下来几周Martha 和署理院长(或其他观察者)将会到申请者家中,对于他们的实际生活环境及小孩做进一步的了解. 目的是为了能够筛选最迫切需要得到帮助的小孩, 主要的对象则是丧失双亲及单亲的孤儿. 在前往拜访家庭之前, 必须先确定他们所说的语言, 因为并非所以的住民在纳米比亚都会说英语或非洲语. Martha 自己本身也会说Damara 方言, 然而却还有更多的地方方语. 因此, 有时必须要有一个懂得沟通方言的人一起前往.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 院内的保母会被选上, 因他们是出身于各种不同的部落族群.

下一个挑战则是, 找寻出提出申请案却住在极度贫穷区的申请者。有些部落甚至是违法且未有登记戸口. 要找出他们除了难度很高而且耗时甚久. 经过了我们冗长的寻找, 我们终于站在一户破旧铁皮屋前. 有些就算不是孤儿的小孩,其生活一样是非常的贫困. 一般而言, 父亲在母亲怀孕时就离去的情况稀松平常, 而且母亲得不到仼何的支助. 再加妇女们大都没有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条件就显得特别困难。 .

在拜访的过程中, 关怀中心会详细介绍各种可能和特殊之处, (例如中文课程的学习).父母或是监护人应该对于是谁看顾他们的小孩要有所了解. 他们可以就此提出问题。接着Martha
会根据问卷对父母询问包含小孩的心理及身体的健康状况, 他们的生活周遭及看护人家中收入来源等问题, 最后再为小孩及现埸周围环境照相记录.

当家庭访视的过程结束之后, 委员会的成员包括署理院长, Martha, 观察员及保母/ 翻译者, 会共同决定最后能够免费于中心就读的小孩. 于2018年将会有40个空缺名额, 至今却已有超过百位的申请者. 在12月份时, 父母们会收到通知, 得知他们的孩子是否属于幸运儿之一.

整个遴选过程非常秏费时间与精力,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因此抱怨, 大家反而是一再地强调此过程的重要性.

我今天的主要访谈对象是 Martha Gaingos, 她是位社工, 今年58岁, 纳米比亚人, 母语是 Damara.

问: Martha, 你是何时开始在阿弥陀佛关懐中心工作?
答: 从2016年6月.

问: 家庭访视的依循准则有那些?
答: 我们最主要的对象是孤儿及单亲孩童, 若是申请者符合此条件就俱备了百分之一百的资格. 然而却还是有很多的申请案, 并非符合此要求. 在此情况之下, 家庭访视协助我们能够筛选出那些孩童确实最需获得帮助的. 有些䅁例可说是极度贫困, 他们的父母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缺乏– 甚至连水都没有。有些小孩则处在被施暴力的成长环境. 在这种情况之下, 我们会尽可能将这些申请列入考虑.

问: 除了家庭访视外,你还负责那些工作呢?
答: 我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孩子们都能够健康地成长. 我要确定他们在中心有好的照料, 譬如说保母是否善待,老师们不会打孩子. 我随时与所有的孩子保持互动, 观察行为是否异样。若是有察觉任何一个小孩不快乐, 我会试着找出原因并提供解决之道. 我会直接和孩子们谈话, 让他们知道, 当他们有任何的事情或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问:, 就改善儿童的情况,纳米比亚政府是否有做出任何的努力?
答: 很少甚至是没有. 幸好阿弥陀佛关懐中心在此得到政府颁发的许可,来进行工作. 假若不是有阿弥陀佛关懐中心及类似的组织, 孩童们的情况一定会更悲惨.

继续阅读纳米比亚德国志工报导-第三部份 关怀中心收养孤儿过程

志工报导系列第二部份:学校 —- ACC德国志工Beatrix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我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的第二周,举办了一个颁奖仪式。第二个三个月学期刚结束,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刻。在每个班级会颁发3个奖,分别是最佳表现,最佳成长和最优行为。有3个班级,这意味着会有9 个奖被颁发。星期一上午,学生们没感到什么不寻常。但是,署理陈院长和校长保罗·弗雷德里克·达米塞布(Paul Frederik Damaseb)在庭院一起说话显然是非常特别的。孩子们被要求在位于庭院中间的平台前面聚集在一起。保罗走上台,开始叫孩子们唱歌。他们绝对热心地遵循他的要求。之后,保罗增加了孩子们的紧张气氛,开始给提示透露在今天早上将会发生秘事。接着谜底揭晓,所有的孩子脸色开始发亮。有些开始从一只脚到另一只脚交叉跳着,希望他们的名字也会被公布。颁奖揭晓了。并不是每一个希望都获得满足,但是在短暂的失望之后,你可以看到孩子脸上的变化,他们开始和快乐得奖的一起分享喜悦。陈院长简短发表谈话,随即庆祝的时刻也结束了,

纳米比亚学校的学制是从 1 – 12年级。这几年来,上学校是免费的。但由于财务困难,目前当局考虑要重新开始收学费。上学校是义务的。

由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资助的圆觉私立学校目前有三个班级:一个小学前0年级有23个孩子,另外两个1年级的班,共有31个孩子。下一个学年将于2018年1月开始,届时将提供首次的二年级。提供完整的纳米比亚课程是陈院长的明确目标。所有年级(0 – 12)将在未来几年内提​​供,为的是让院童能有在安全和健全熟悉环境中持续受教的可能性。一个甚至超过公立学校课程的教育,因为孩子们受益于几乎每天有的武术和中文训练,以及由一个师父给予的伦理和禅坐课程。这些课程不是关于宗教,而是关于价值观的分享和禅坐的学习,来达到平衡和精神集中力。

提供所有级别课程意味着学校的扩充。圆觉私立学校计画提供500个学生位子。教师以及所有其他工作人员 – 例如厨房助理或清洁人员 – 需要相应增加。借此,关怀中心和圆觉私立学校作为该地区的雇主地位将日益重要。

但目前这些仍然是计划。现今,有五十四名 6-8 岁的院童必须照料。照护人员在他们不上学时照顾他们。照护者是来自不同纳米比亚部族的年轻女性,每个人员照顾8个孩子,和他们做家庭作业,安慰他们,直接睡在他们旁边的房间。这项措施为的是确保孩子们用母语说话并唱自己的歌曲是正常的例行。隔绝孩子不是关怀中心的目标,目标是教导他们多元化,而他们的本土文化当然是其中的一部分。

今天的采访主角是校长保罗·弗雷德里克·达米斯布,他63岁,是纳米比亚人,说的是达玛拉语。
问:保罗,你什么时候开始在圆觉私立学校工作?
A:我是在2016年6月开始在这里工作的。

问:你的教育背景是什么?
A:我当老师37年,也担任过校长的工作,而且有一段时间我是Okahandja的市长。

问:孩子们来自艰难的环境,这意味着什么?
答:首先,难过的是看到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类似的机会。一些孩子来自非常糟糕的环境,很高兴看到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至少将其中一些带回体制内。有时他们表现出合作或适应新环境的匮乏。在这些情况下,长期的经验当然有帮助。它将支持您寻找解决方案。有时候我们在下午有额外课程帮助孩子调整,有时我们寻求其他学校的帮助。在Okahandja这里,学校之间有很好的交流。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来自其他学校的老师也愿意来支援我们。

问:与纳米比亚公立学校的课程相比这儿的课程多了些,例如提供禅坐的例子:你觉得对孩子的影响是?
答:是的,的确。你可以注意到,孩子们变得更有精神集中力,他们冷静多了。功夫课程为他们带来了良好的身体素质。

问:你为佛教组织工作觉得有什么不同?
答:不,根本上是没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价值观和目标的问题。我们都为孩子的最好而努力,为达到这个目标,不管你是为佛教,基督教或任何组织工作,都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继续阅读志工报导系列第二部份:学校 —- ACC德国志工Beatrix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志工报导系列第一部份-德国ACC 志工 Beatrix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服务

终于, 在2017年9月22号的清晨我抵达了纳米比亚位于Windhoek的机场. 淸早6点30分的曙光闪耀着多种介于灰色及玫瑰色之间的色彩, 虽然是清晨凉爽的时刻,日间即将来袭的热气却已经可以感受得到. 燕子于几乎撞上我的最后一刻转飞到其他的方向, 这些是我在下飞机后对纳米比亚的第一印象.

来自台湾的阿隬陀佛关怀中心署理院长陈敏如亲自前来接我,接着我们前往座落于Okahandja在C 31街的关怀中心. 路途是一条非常崎岖的道路, 每当开到弯曲如浪般的顶端我可突然看到所有红色以及蓝色屋顶的中心, 而当下坡时它们也随之立刻消逝.

我们于中午时抵达, 正好是工作人员及小朋友的午休时间: 周围没有任何其他除了所环绕的大草原. 当下车的那一刻你第一感受到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寂静. 除了小鸟与昆虫之外, 几乎没有仼何的车辆开经过, 什么也没有!很快的你习惯了这样的宁静: 在第二晚深夜,一只飞蛾拍打翅膀的声音将我吵醒 – 在德国我住在离高速公路 50 公尺处….

敏如院长带领我四处参观院区: 此中心包含了多楝不同的建筑物. 那里有几个大礼堂: 多功能厅, 运动馆, 仓库及餐厅/ 辧公室. 它们都很大. 后面则是工作人员的宿舍及客房. 院区共有11 位来自亚洲各地不同国家的工作人员以及23 位当地的员工. 目前仍有职务空缺,而院长也正在找寻更多的当地工作人员.

院童的宿舍及教室座落于叧外的建筑物, 错落在一个内院. 所有的房间都具备足够的空间. 目前有54 个年䶖介于6 到8岁之间的院童住在这𥚃, 正在上幼稚园及一年级, 他们所学习的课目包括英文, 数学, 中文, 功夫. 他们在学校的教育是免费的, 这也是因为有捐款才可能如此。

参观之后我有机会和工作人员们及小朋友们碰面. 他们热情的欢迎譲我感到自在. 食物美味可口,房间舒适. 因此现在我可以开始与你们分享在此的大冒险.

我会选择一些特定的主题与你们分享. 每一次的报告也会包括介绍一位在此的工作人员, 当然这一次我们先从署理院长陈敏如.开始。
来自台湾的陈院长今年42 岁. 于2009年起开始在阿隬陀佛关怀中心工作. 刚开始她是负责行政部门. 之后当她被提供此职务时, 她决定担当阿隬陀佛关怀中心纳米比亚署理院长这个工作.

问题: 院长, 何时及妳是如何第一次接触到阿隬陀佛关怀中心?
回答: 我第一次的联系是非常的正式,当时我正在找寻设计师的工作, 因为我的朋友认识中心的人. 借此透过她使我们联系上, 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合作.

问题: 妳已经在纳米比亚居住及工作了二年, 什么是妳至今最大的挑战?
回答: 其中最大的议题就是在一个不同的国家工作文化间的差异. 即双方面得用时间来了解不同的价值观及理念. 我们的愿望就是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给当地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员. 因此互相了解及尊重是有需要的. 这并非那么容易, 但我们已走向这个方向. 官僚体制则是另一大挑战: 要熟悉新的法令及规定是非常不易且困难的工作. 我们很高兴纳米比亚人民非常的友善及有耐心,来回答我们的问题.

问题: 关怀中心与外面当地居民融合情形如何?
回答: 我们有当地的义工做我们的理事. 我们提供三处供应站食物, 当接收到轮椅捐助, 我们会转送给有需要的人. 而在找寻有需要的人上,民众可以提出申请. 我们会实地勘查情况, 确定所有的捐助是用在需要被帮助的人身上. 另外我们也举办国际性的活动, 让捐助者与纳米比亚民众相聚一起.

问题: 以一个佛教团体的立场 什么是阿隬陀佛关懐中心的计划,?
回答: 刚开始我们害怕目标会被当成是传教工作,当然这个绝对不会发生. 我们最关心的其实是尽可能给小孩子提供一个优良的学习及安全环境. 我们冀望能创造他们的开放胸怀,来接受其他的文化并具有世界观.

问题: 下一步的规划是?
回答: 我们会申请2至7年级的课程立案, 一步一步的提供完整的纳米比亚学校课程. 其他工程现在也在进行, 我们的目标是能够有足够的宿舍来收容更多的小孩. 当然我们现行的规划也持续地在进行中. 这意味我们正找寻孩子来上幼稚园及一年级. 若申请书送达, 我们会与志工一起拜访他们的家, 以确定我们选择了最需要就学的孩子们.

问题: 妳对于自己以及员工们的要求?
回答: 我很高兴看到大家热情的从事他们在做的事. 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能够一起成长和一起互相彼此学习真是令人欣慰。

问题: 当妳接受到纳米比亚工作,什么是妳对于自己的期待?
回答: 当接受署理院长这个职务,我在脑海就有一定的愿景. 在我扺逹之后确实有一定现实上的冲突,但我的愿望是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在以院童们的利益为主要前提下,创造一个既开放又互相尊重的环境。 继续阅读志工报导系列第一部份-德国ACC 志工 Beatrix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