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米比亞德國志工報導-第三部份 關懷中心收養孤兒過程

在十月份時, 我有機會於ACC納米比亞社福員 Martha Gaingos在她篩選符合資格入住的院童過程中陪伴. 小孩的父母或是監護人, 可以向Marttha連絡然後說他們的小孩想住進中心. 所有的申請表格將會根據區域收集後分類, 而申請必須在 10 月底遞出。.

接下來幾週Martha 和署理院長(或其他觀察者)將會到申請者家中,對於他們的實際生活環境及小孩做進一步的瞭解. 目的是為了能夠篩選最迫切需要得到幫助的小孩, 主要的對象則是喪失雙親及單親的孤兒. 在前往拜訪家庭之前, 必須先確定他們所說的語言, 因為並非所以的住民在納米比亞都會説英語或非洲語. Martha 自己本身也會說 Damara 方言, 然而卻還有更多的地方方語. 因此, 有時必須要有一個懂得溝通方言的人一起前往. 通常在這種情況下, 院內的保母會被選上, 因他們是出身於各種不同的部落族群.

下一個挑戰則是, 找尋出提出申請案卻住在極度貧窮區的申請者。有些部落甚至是違法且未有登記戸口. 要找出他們除了難度很高而且耗時甚久. 經過了我們冗長的尋找, 我們終於站在一戶破舊鐵皮屋前. 有些就算不是孤兒的小孩, 其生活一樣是非常的貧困. 一般而言, 父親在母親懷孕時就離去的情況稀鬆平常, 而且母親得不到仼何的支助. 再加婦女們大都沒有工作, 在這種情況下她們條件就顯得特別困難。.

在拜訪的過程中, 關懷中心會詳細介紹各種可能和特殊之處, (例如中文課程的學習).父母或是監護人應該對於是誰看顧他們的小孩要有所了解. 他們可以就此提出問題。 接著Martha
會根據問卷對父母詢問包含小孩的心理及身體的健康狀況, 他們的生活周遭及看護人家中收入來源等問題, 最後再為小孩及現埸週圍環境照相記錄.

當家庭訪視的過程結束之後, 委員會的成員包括署理院長, Martha,

觀察員及保母 / 翻譯者, 會共同決定最後能夠免費於中心就讀的小孩. 於2018年將會有40個空缺名額, 至今卻已有超過百位的申請者. 在12月份時, 父母們會收到通知, 得知他們的孩子是否屬於幸運兒之一.

整個遴選過程非常秏費時間與精力, 然而卻沒有任何人因此抱怨, 大家反而是一再地強調此過程的重要性.

我今天的主要訪談對象是 Martha Gaingos, 她是位社工, 今年58歲, 納米比亞人, 母語是 Damara.

問: Martha, 你是何時開始在阿彌陀佛關懐中心工作?
答: 從2016年6月.

問: 家庭訪視的依循準則有那些?
答: 我們最主要的對象是孤兒及單親孩童, 若是申請者符合此條件就俱備了百分之一百的資格. 然而卻還是有很多的申請案, 並非符合此要求. 在此情況之下, 家庭訪視協助我們能夠篩選出那些孩童確實最需獲得幫助的. 有些䅁例可說是極度貧困, 他們的父母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都缺乏 – 甚至連水都沒有。有些小孩則處在被施暴力的成長環境. 在這種情況之下, 我們會盡可能將這些申請列入考慮.

問: 除了家庭訪視外,你還負責那些工作呢?
答: 我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孩子們都能夠健康地成長. 我要確定他們在中心有好的照料, 譬如説保母是否善待,老師們不會打孩子. 我隨時與所有的孩子保持互動, 觀察行為是否異樣。若是有察覺任何一個小孩不快樂, 我會試著找出原因並提供解決之道. 我會直接和孩子們談話, 讓他們知道, 當他們有任何的事情或問題都可以來找我.

問:, 就改善兒童的情況,納米比亞政府是否有做出任何的努力?
答: 很少甚至是沒有. 幸好阿彌陀佛關懐中心在此得到政府頒發的許可,來進行工作. 假若不是有阿彌陀佛關懐中心及類似的組織, 孩童們的情況一定會更悲慘.

回到家了! (ACC 德國志工 Beatrix 心得分享)

Teile diesen Beitra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