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报导系列第二部份:学校 —- ACC德国志工Beatrix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我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的第二周,举办了一个颁奖仪式。第二个三个月学期刚结束,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刻。在每个班级会颁发3个奖,分别是最佳表现,最佳成长和最优行为。有3个班级,这意味着会有9 个奖被颁发。星期一上午,学生们没感到什么不寻常。但是,署理陈院长和校长保罗·弗雷德里克·达米塞布(Paul Frederik Damaseb)在庭院一起说话显然是非常特别的。孩子们被要求在位于庭院中间的平台前面聚集在一起。保罗走上台,开始叫孩子们唱歌。他们绝对热心地遵循他的要求。之后,保罗增加了孩子们的紧张气氛,开始给提示透露在今天早上将会发生秘事。接着谜底揭晓,所有的孩子脸色开始发亮。有些开始从一只脚到另一只脚交叉跳着,希望他们的名字也会被公布。颁奖揭晓了。并不是每一个希望都获得满足,但是在短暂的失望之后,你可以看到孩子脸上的变化,他们开始和快乐得奖的一起分享喜悦。陈院长简短发表谈话,随即庆祝的时刻也结束了,

纳米比亚学校的学制是从 1 – 12年级。这几年来,上学校是免费的。但由于财务困难,目前当局考虑要重新开始收学费。上学校是义务的。

由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资助的圆觉私立学校目前有三个班级:一个小学前0年级有23个孩子,另外两个1年级的班,共有31个孩子。下一个学年将于2018年1月开始,届时将提供首次的二年级。提供完整的纳米比亚课程是陈院长的明确目标。所有年级(0 – 12)将在未来几年内提​​供,为的是让院童能有在安全和健全熟悉环境中持续受教的可能性。一个甚至超过公立学校课程的教育,因为孩子们受益于几乎每天有的武术和中文训练,以及由一个师父给予的伦理和禅坐课程。这些课程不是关于宗教,而是关于价值观的分享和禅坐的学习,来达到平衡和精神集中力。

提供所有级别课程意味着学校的扩充。圆觉私立学校计画提供500个学生位子。教师以及所有其他工作人员 – 例如厨房助理或清洁人员 – 需要相应增加。借此,关怀中心和圆觉私立学校作为该地区的雇主地位将日益重要。

但目前这些仍然是计划。现今,有五十四名 6-8 岁的院童必须照料。照护人员在他们不上学时照顾他们。照护者是来自不同纳米比亚部族的年轻女性,每个人员照顾8个孩子,和他们做家庭作业,安慰他们,直接睡在他们旁边的房间。这项措施为的是确保孩子们用母语说话并唱自己的歌曲是正常的例行。隔绝孩子不是关怀中心的目标,目标是教导他们多元化,而他们的本土文化当然是其中的一部分。

今天的采访主角是校长保罗·弗雷德里克·达米斯布,他63岁,是纳米比亚人,说的是达玛拉语。
问:保罗,你什么时候开始在圆觉私立学校工作?
A:我是在2016年6月开始在这里工作的。

问:你的教育背景是什么?
A:我当老师37年,也担任过校长的工作,而且有一段时间我是Okahandja的市长。

问:孩子们来自艰难的环境,这意味着什么?
答:首先,难过的是看到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类似的机会。一些孩子来自非常糟糕的环境,很高兴看到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至少将其中一些带回体制内。有时他们表现出合作或适应新环境的匮乏。在这些情况下,长期的经验当然有帮助。它将支持您寻找解决方案。有时候我们在下午有额外课程帮助孩子调整,有时我们寻求其他学校的帮助。在Okahandja这里,学校之间有很好的交流。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来自其他学校的老师也愿意来支援我们。

问:与纳米比亚公立学校的课程相比这儿的课程多了些,例如提供禅坐的例子:你觉得对孩子的影响是?
答:是的,的确。你可以注意到,孩子们变得更有精神集中力,他们冷静多了。功夫课程为他们带来了良好的身体素质。

问:你为佛教组织工作觉得有什么不同?
答:不,根本上是没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价值观和目标的问题。我们都为孩子的最好而努力,为达到这个目标,不管你是为佛教,基督教或任何组织工作,都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继续阅读志工报导系列第二部份:学校 —- ACC德国志工Beatrix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