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報導系列第二部份:學校 — ACC德國志工Beatrix在納米比亞阿彌陀佛關懷中心

我在納米比亞關懷中心的第二週,舉辦了一個頒獎儀式。第二個三個月學期剛結束,所以這是一個很好的時刻。在每個班級會頒發3個獎,分別是最佳表現,最佳成長和最優行為。有3個班級,這意味著會有9 個獎被頒發。星期一上午,學生們沒感到什麼不尋常。但是,署理陳院長和校長保羅·弗雷德里克·達米塞布(Paul Frederik Damaseb)在庭院一起說話顯然是非常特別的。孩子們被要求在位於庭院中間的平台前面聚集在一起。保羅走上台,開始叫孩子們唱歌。他們絕對熱心地遵循他的要求。之後,保羅增加了孩子們的緊張氣氛,開始給提示透露在今天早上將會發生秘事。接著謎底揭曉,所有的孩子臉色開始發亮。有些開始從一隻腳到另一隻腳交叉跳著,希望他們的名字也會被公佈。頒獎揭曉了。並不是每一個希望都獲得滿足,但是在短暫的失望之後,你可以看到孩子臉上的變化,他們開始和快樂得獎的一起分享喜悅。陳院長簡短發表談話,隨即慶祝的時刻也結束了,

納米比亞學校的學制是從 1 – 12年級。這幾年來,上學校是免費的。但由於財務困難,目前當局考慮要重新開始收學費。上學校是義務的。

由阿彌陀佛關懷中心資助的圓覺私立學校目前有三個班級:一個小學前0年級有23個孩子,另外兩個1年級的班,共有31個孩子。下一個學年將於2018年1月開始,屆時將提供首次的二年級。提供完整的納米比亞課程是陳院長的明確目標。所有年級(0 – 12)將在未來幾年內提​​供,為的是讓院童能有在安全和健全熟悉環境中持續受教的可能性。一個甚至超過公立學校課程的教育,因為孩子們受益於幾乎每天有的武術和中文訓練,以及由一個師父給予的倫理和禪坐課程。這些課程不是關於宗教,而是關於價值觀的分享和禪坐的學習,來達到平衡和精神集中力。

提供所有級別課程意味著學校的擴充。圓覺私立學校計畫提供500個學生位子。教師以及所有其他工作人員 – 例如廚房助理或清潔人員 – 需要相應增加。藉此,關懷中心和圓覺私立學校作為該地區的雇主地位將日益重要。

但目前這些仍然是計劃。現今,有五十四名 6-8 歲的院童必須照料。照護人員在他們不上學時照顧他們。照護者是來自不同納米比亞部族的年輕女性,每個人員照顧8個孩子,和他們做家庭作業,安慰他們,直接睡在他們旁邊的房間。這項措施為的是確保孩子們用母語說話並唱自己的歌曲是正常的例行。隔絕孩子不是關懷中心的目標,目標是教導他們多元化,而他們的本土文化當然是其中的一部分。

今天的採訪主角是校長保羅·弗雷德里克·達米斯布,他63歲,是納米比亞人,說的是達瑪拉語。
問:保羅,你什麼時候開始在圓覺私立學校工作?
A:我是在2016年6月開始在這裡工作的。

問:你的教育背景是什麼?
A:我當老師37年,也擔任過校長的工作,而且有一段時間我是Okahandja的市長。

問:孩子們來自艱難的環境,這意味著什麼?
答:首先,難過的是看到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類似的機會。一些孩子來自非常糟糕的環境,很高興看到阿彌陀佛關懷中心至少將其中一些帶回體制內。有時他們表現出合作或適應新環境的匱乏。在這些情況下,長期的經驗當然有幫助。它將支持您尋找解決方案。有時候我們在下午有額外課程幫助孩子調整,有時我們尋求其他學校的幫助。在Okahandja這裡,學校之間有很好的交流。如果遇到緊急情況,來自其他學校的老師也願意來支援我們。

問:與納米比亞公立學校的課程相比這兒的課程多了些,例如提供禪坐的例子:你覺得對孩子的影響是?
答:是的,的確。 你可以注意到,孩子們變得更有精神集中力,他們冷靜多了。 功夫課程為他們帶來了良好的身體素質。

問:你為佛教組織工作覺得有什麼不同?
答:不,根本上是沒有。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價值觀和目標的問題。 我們都為孩子的最好而努力,為達到這個目標,不管你是為佛教,基督教或任何組織工作,都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閱讀全文 志工報導系列第二部份:學校 — ACC德國志工Beatrix在納米比亞阿彌陀佛關懷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