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报导系列第二部份:学校 —- ACC德国志工Beatrix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我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的第二周,举办了一个颁奖仪式。第二个三个月学期刚结束,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刻。在每个班级会颁发3个奖,分别是最佳表现,最佳成长和最优行为。有3个班级,这意味着会有9 个奖被颁发。星期一上午,学生们没感到什么不寻常。但是,署理陈院长和校长保罗·弗雷德里克·达米塞布(Paul Frederik Damaseb)在庭院一起说话显然是非常特别的。孩子们被要求在位于庭院中间的平台前面聚集在一起。保罗走上台,开始叫孩子们唱歌。他们绝对热心地遵循他的要求。之后,保罗增加了孩子们的紧张气氛,开始给提示透露在今天早上将会发生秘事。接着谜底揭晓,所有的孩子脸色开始发亮。有些开始从一只脚到另一只脚交叉跳着,希望他们的名字也会被公布。颁奖揭晓了。并不是每一个希望都获得满足,但是在短暂的失望之后,你可以看到孩子脸上的变化,他们开始和快乐得奖的一起分享喜悦。陈院长简短发表谈话,随即庆祝的时刻也结束了,

纳米比亚学校的学制是从 1 – 12年级。这几年来,上学校是免费的。但由于财务困难,目前当局考虑要重新开始收学费。上学校是义务的。

由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资助的圆觉私立学校目前有三个班级:一个小学前0年级有23个孩子,另外两个1年级的班,共有31个孩子。下一个学年将于2018年1月开始,届时将提供首次的二年级。提供完整的纳米比亚课程是陈院长的明确目标。所有年级(0 – 12)将在未来几年内提​​供,为的是让院童能有在安全和健全熟悉环境中持续受教的可能性。一个甚至超过公立学校课程的教育,因为孩子们受益于几乎每天有的武术和中文训练,以及由一个师父给予的伦理和禅坐课程。这些课程不是关于宗教,而是关于价值观的分享和禅坐的学习,来达到平衡和精神集中力。

提供所有级别课程意味着学校的扩充。圆觉私立学校计画提供500个学生位子。教师以及所有其他工作人员 – 例如厨房助理或清洁人员 – 需要相应增加。借此,关怀中心和圆觉私立学校作为该地区的雇主地位将日益重要。

但目前这些仍然是计划。现今,有五十四名 6-8 岁的院童必须照料。照护人员在他们不上学时照顾他们。照护者是来自不同纳米比亚部族的年轻女性,每个人员照顾8个孩子,和他们做家庭作业,安慰他们,直接睡在他们旁边的房间。这项措施为的是确保孩子们用母语说话并唱自己的歌曲是正常的例行。隔绝孩子不是关怀中心的目标,目标是教导他们多元化,而他们的本土文化当然是其中的一部分。

今天的采访主角是校长保罗·弗雷德里克·达米斯布,他63岁,是纳米比亚人,说的是达玛拉语。
问:保罗,你什么时候开始在圆觉私立学校工作?
A:我是在2016年6月开始在这里工作的。

问:你的教育背景是什么?
A:我当老师37年,也担任过校长的工作,而且有一段时间我是Okahandja的市长。

问:孩子们来自艰难的环境,这意味着什么?
答:首先,难过的是看到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类似的机会。一些孩子来自非常糟糕的环境,很高兴看到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至少将其中一些带回体制内。有时他们表现出合作或适应新环境的匮乏。在这些情况下,长期的经验当然有帮助。它将支持您寻找解决方案。有时候我们在下午有额外课程帮助孩子调整,有时我们寻求其他学校的帮助。在Okahandja这里,学校之间有很好的交流。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来自其他学校的老师也愿意来支援我们。

问:与纳米比亚公立学校的课程相比这儿的课程多了些,例如提供禅坐的例子:你觉得对孩子的影响是?
答:是的,的确。你可以注意到,孩子们变得更有精神集中力,他们冷静多了。功夫课程为他们带来了良好的身体素质。

问:你为佛教组织工作觉得有什么不同?
答:不,根本上是没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价值观和目标的问题。我们都为孩子的最好而努力,为达到这个目标,不管你是为佛教,基督教或任何组织工作,都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继续阅读志工报导系列第二部份:学校 —- ACC德国志工Beatrix在纳米比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志工报导系列第一部份-德国ACC 志工 Beatrix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服务

终于, 在2017年9月22号的清晨我抵达了纳米比亚位于Windhoek的机场. 淸早6点30分的曙光闪耀着多种介于灰色及玫瑰色之间的色彩, 虽然是清晨凉爽的时刻,日间即将来袭的热气却已经可以感受得到. 燕子于几乎撞上我的最后一刻转飞到其他的方向, 这些是我在下飞机后对纳米比亚的第一印象.

来自台湾的阿隬陀佛关怀中心署理院长陈敏如亲自前来接我,接着我们前往座落于Okahandja在C 31街的关怀中心. 路途是一条非常崎岖的道路, 每当开到弯曲如浪般的顶端我可突然看到所有红色以及蓝色屋顶的中心, 而当下坡时它们也随之立刻消逝.

我们于中午时抵达, 正好是工作人员及小朋友的午休时间: 周围没有任何其他除了所环绕的大草原. 当下车的那一刻你第一感受到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寂静. 除了小鸟与昆虫之外, 几乎没有仼何的车辆开经过, 什么也没有!很快的你习惯了这样的宁静: 在第二晚深夜,一只飞蛾拍打翅膀的声音将我吵醒 – 在德国我住在离高速公路 50 公尺处….

敏如院长带领我四处参观院区: 此中心包含了多楝不同的建筑物. 那里有几个大礼堂: 多功能厅, 运动馆, 仓库及餐厅/ 辧公室. 它们都很大. 后面则是工作人员的宿舍及客房. 院区共有11 位来自亚洲各地不同国家的工作人员以及23 位当地的员工. 目前仍有职务空缺,而院长也正在找寻更多的当地工作人员.

院童的宿舍及教室座落于叧外的建筑物, 错落在一个内院. 所有的房间都具备足够的空间. 目前有54 个年䶖介于6 到8岁之间的院童住在这𥚃, 正在上幼稚园及一年级, 他们所学习的课目包括英文, 数学, 中文, 功夫. 他们在学校的教育是免费的, 这也是因为有捐款才可能如此。

参观之后我有机会和工作人员们及小朋友们碰面. 他们热情的欢迎譲我感到自在. 食物美味可口,房间舒适. 因此现在我可以开始与你们分享在此的大冒险.

我会选择一些特定的主题与你们分享. 每一次的报告也会包括介绍一位在此的工作人员, 当然这一次我们先从署理院长陈敏如.开始。
来自台湾的陈院长今年42 岁. 于2009年起开始在阿隬陀佛关怀中心工作. 刚开始她是负责行政部门. 之后当她被提供此职务时, 她决定担当阿隬陀佛关怀中心纳米比亚署理院长这个工作.

问题: 院长, 何时及妳是如何第一次接触到阿隬陀佛关怀中心?
回答: 我第一次的联系是非常的正式,当时我正在找寻设计师的工作, 因为我的朋友认识中心的人. 借此透过她使我们联系上, 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合作.

问题: 妳已经在纳米比亚居住及工作了二年, 什么是妳至今最大的挑战?
回答: 其中最大的议题就是在一个不同的国家工作文化间的差异. 即双方面得用时间来了解不同的价值观及理念. 我们的愿望就是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给当地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员. 因此互相了解及尊重是有需要的. 这并非那么容易, 但我们已走向这个方向. 官僚体制则是另一大挑战: 要熟悉新的法令及规定是非常不易且困难的工作. 我们很高兴纳米比亚人民非常的友善及有耐心,来回答我们的问题.

问题: 关怀中心与外面当地居民融合情形如何?
回答: 我们有当地的义工做我们的理事. 我们提供三处供应站食物, 当接收到轮椅捐助, 我们会转送给有需要的人. 而在找寻有需要的人上,民众可以提出申请. 我们会实地勘查情况, 确定所有的捐助是用在需要被帮助的人身上. 另外我们也举办国际性的活动, 让捐助者与纳米比亚民众相聚一起.

问题: 以一个佛教团体的立场 什么是阿隬陀佛关懐中心的计划,?
回答: 刚开始我们害怕目标会被当成是传教工作,当然这个绝对不会发生. 我们最关心的其实是尽可能给小孩子提供一个优良的学习及安全环境. 我们冀望能创造他们的开放胸怀,来接受其他的文化并具有世界观.

问题: 下一步的规划是?
回答: 我们会申请2至7年级的课程立案, 一步一步的提供完整的纳米比亚学校课程. 其他工程现在也在进行, 我们的目标是能够有足够的宿舍来收容更多的小孩. 当然我们现行的规划也持续地在进行中. 这意味我们正找寻孩子来上幼稚园及一年级. 若申请书送达, 我们会与志工一起拜访他们的家, 以确定我们选择了最需要就学的孩子们.

问题: 妳对于自己以及员工们的要求?
回答: 我很高兴看到大家热情的从事他们在做的事. 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能够一起成长和一起互相彼此学习真是令人欣慰。

问题: 当妳接受到纳米比亚工作,什么是妳对于自己的期待?
回答: 当接受署理院长这个职务,我在脑海就有一定的愿景. 在我扺逹之后确实有一定现实上的冲突,但我的愿望是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在以院童们的利益为主要前提下,创造一个既开放又互相尊重的环境。 继续阅读志工报导系列第一部份-德国ACC 志工 Beatrix在纳米比亚关怀中心服务